4.3白狮子

做連接:高密度中小學設計生存指南(三)丨LYCS Lab

點擊收藏 [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

       在飛速城市化進程的大環境下,我們一直持續著對教育類空間的研究,將設計建立于對不同年齡段身心特征的把握。前兩期的LYCS Lab,結合以杭州未來科技城海曙學校為主的多所中小學設計實踐,我們已經探討了在高密度城市環境下中小學設計的兩個策略。本期我們將討論的是最后一個策略——建筑設計層面的“做連接”。原文《高密度環境下中小學設計的三種策略研究》發表于《時代建筑》2019年第3期。


640.webp.jpg

麗水市文元學校中心廣場鳥瞰丨攝影師:吳清山


做連接


640.webp (1).jpg

天臺二小鳥瞰丨攝影師:蘇圣亮


       教育類建筑的流線設計始于規劃,終于用戶。針對不同的角色,流線設計需要滿足的三個主要關系:1)學生日常接受教育、運動和生活的流線;2)老師日常授課、管理和生活的流線;3)家長接送學生的集中集散。基于以上三條主要流線關系,傳統的教育類建筑設計模式和方法可以用簡單的功能泡泡圖加以梳理,即在滿足日照、采光、通風、間距等規范的基礎上,把學校的體量以功能加以切分,然后再用走道將所有功能實現物理連接。


640.webp (2).jpg

麗水市文元學校鳥瞰丨攝影師:吳清山

640.webp (3).jpg

麗水市文元學校庭院局部鳥瞰丨攝影師:吳清山

640.webp (4).jpg

麗水市文元學校庭院局部鳥瞰丨攝影師:吳清山


       這樣集約的設計方法得以有效滿足一所學校的日常授課教學和生活,大幅提高便捷程度,并大大降低學校的管理成本。但卻將中小學生的置于千篇一律的"流水線工廠"之中——升旗儀式、早操、上課、眼保健操、就餐、就寢,在同樣的時間用同樣的動作保持整齊的隊列,無形之中將學生們訓練成為被動接受信息、無條件服從指令的群體。


640.webp (5).jpg

麗水文元學校中心區連廊丨攝影師:吳清山

640.webp (6).jpg

麗水文元學校中心區連廊丨攝影師:吳清山


       那么如何能夠在有效保證教學需求的同時讓兒童能借助建筑空間形成更好的互動和成長?我們在流線設計上的策略是在充分滿足和不局限于授課功能的同時,最大程度的實現個體獨立和自由,強調對兒童心理、生理及社會性自然發展的尊重,得到不同的學習經驗,最終讓個體在與環境和社區的互動中進行自我心理建設,逐漸形成個人意識和責任感。


640.webp (7).jpg

麗水文元學校中心區連廊丨攝影師:吳清山

640.webp (8).jpg

麗水文元學校中心區連廊丨攝影師:吳清山


① 走道是另一半教學空間


       教育類建筑同一時間大規模集散的使用特征決定了交通面積的比例往往達到了總建筑面積的40%以上,走道不但承載著校園中的交通功能,還是學生課外活動和社交的重要場所。這意味著走道空間不能僅僅是“通過性的”,風雨廊也不是如同生產車間一般將孩子們從A點運送到B點的傳送帶。


640.webp (9).jpg

 海曙幼兒園走廊丨攝影師:蘇圣亮


       中小學校建筑的走道疏散寬度必須達到0.6米的倍數,所以一般情況下走道的寬度會在2.4-3.0米之間,經實踐證明,這樣寬度的走道如果呈視線通透的線性布置,距離達到45米以上(超出一個年級段普通教室的總面寬),會導致兒童的被監視感和不安全感大幅上升,而解決這一問題的策略是將流線設計從高度統一的線性布置中解放出來,做到離散化、差異化、清晰化、按等級整合成環,使得連廊超越連接區域的作用而形成容納活動的空間系統。


640.webp (10).jpg

海曙學校走道空間丨攝影師:蘇圣亮

640.webp (11).jpg

海曙學校走道空間丨攝影師:吳清山


      具體到流線空間設計上主要體現為:1)走道長度化整為零;2)走道與室內公共活動空間穿插布置;3)走道閉合成環;4)走道作為室內外的過渡空間。以未來科技城海曙學校為例,以每一個小房子為基本單元,內部交通自成體系,使每一個年級段擁有自己的場所領域感,同時房子之間的走道沿半圍合的院落內側向心布置并采用折線形式互相組織串聯,設計摒棄盡端布置樓梯的穩妥做法,開創性的用直跑樓梯平行于走道布置,增加空間的幾何拓撲關系,形成流線閉環,增加不同年級段孩子們相遇的機會。


640.webp (12).jpg

 義烏新世紀外國語學校走道空間丨攝影師:吳清山

640.webp (13).jpg

天臺二小室外樓梯丨攝影師:蘇圣亮

640.webp (14).jpg

天臺二小室外樓梯丨攝影師:蘇圣亮


② 450/900


       在中小學建筑設計中,學校可以被分為三個基本分區:1)教學區;2)生活區;3)運動區。三者規劃布置以三角形為宜,聯系緊密而又互相獨立。以寄宿制學校為例,孩子們每天呆在教室的時間只有大約450分鐘,而走道、食堂、院落和操場會是孩子們的主要活動場所。為了提供便利和應對極端氣候,功能區之間的交通可達性具有充分的必要性。為此需要在建筑的尺度上用風雨連廊將樓棟相連,傳統學校建筑體量大多為集約式的條狀布置,樓棟之間的外部空間受建筑間距所限較為均質,而風雨廊的獨立存在將本就均質的空間加以割裂,更加劇了建筑的壓迫感和莊嚴感。


640.webp (15).jpg

海曙學校連廊鳥瞰丨攝影師:吳清山


       解決這一問題的設計策略是不將風雨連廊看作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把它作為室內走道的延伸。以未來科技城海曙小學為例,風雨連廊主要設置在4-6年級教學樓的二層,連接了教學樓、食堂和風雨操場。形態上消解了本來尺度較大的4-6年級教學樓,又是室內走道的延伸,并結合報告廳的屋頂局部放大形成立體微地形景觀草坪,同時還在X軸和Y軸上物理串聯各個樓棟的基礎上將校園的室外空間劃分為若干尺度宜人、鳥語花香的景觀院落。在Z軸上風雨連廊同時也是大地景觀的延長線,提供了立體式的景觀空間。人在行進過程中可以通過首層,也可以輕松的走到二層,到達校園內的各個空間。在走道和連廊的行走不再是一成不變的規行矩步,取而代之的是步移景異和互動玩耍、學習交流的熱情。


640.webp (16).jpg

海曙學校連廊丨攝影師:蘇圣亮

640.webp (17).jpg

海曙學校連廊丨攝影師:吳清山


③ 社區式校園


       教育類建筑的本質是社會為了達到特定的教育目的而興建的教育活動場所,肩負著為社會輸送人才的職能,學校建筑的品質優劣直接影響到教學活動的開展和人才培養的質量。在對教育類建筑的實踐過程和投入使用后的回訪中,我們發現和總結出當下中國教育的發展趨勢:學校作為教育主體的第一負責人需要為學生的身體健康、心理健康、受教育程度負責,所以作為校方更希望能在滿足上述職責的基礎上,盡可能提升教學質量和水平,且不局限于國家教育體系下所規定的課程,以培養全方位綜合性的人才。


640.webp (18).jpg

義烏新世紀外國語學校首層局部軸側圖


       學校的老師們認可并且提倡教育不僅僅局限在教室空間內,走道、操場等都可以成為學習的空間,這個范圍甚至可以擴大到城市中的街道、巷弄、院子、廣場、公園等,讓孩子通過融入社區去自我學習和成長,在整體的經歷和個人意識的逐漸形成中,個體能去和公眾生活和社會發生接觸,而這方面的教育是不能直接教授的。


640.webp (19).jpg

義烏新世紀外國語學校首層局部軸側圖


     為此,校園中的教育活動場所不應僅著眼于教室,而是以城市規劃的視野作為出發點,力求強化校園的“社區感”,讓“大街小巷”之間互相串聯,并有機穿插一個個小而美、小而親的場所,為孩子們帶來“浸潤式”的教學空間體驗,激發學習和交流的熱情。


640.webp (20).jpg

義烏新世紀外國語學校丨攝影師:吳清山


       以義烏新世紀外國語學校為例,整個校園的首層以院落為中心,設置了藝術、知識、運動、演藝、人文五個區域。通過“街巷”的流線設計將各個功能有機的結合在一起,街巷的流線設計讓孩子們仿佛穿梭在微縮城市中,大幅增加了邂逅和偶遇的社交機會,學生有機會選擇自己想學的內容并和其它年齡的學生相遇,整個學校首層的概念策略、空間形態和場所定義描繪了一副全新生動的體驗式教學圖景,設計作為實現的媒介為義烏新世紀外國語學校的師生提供了更多的教育體驗和可能性。


640.webp (21).jpg

義烏新世紀外國語學校丨攝影師:吳清山


往期回顧:

高密度中小學設計的生存指南——小尺度

高密度中小學設計生存指南(二)

當代辦公空間為什么讓人注意力不集中?

一張桌布:Office的前世今生(上篇)

一張桌布:Office的前世今生(下篇)

開放式辦公空間的爭議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資 訊 概 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4.3白狮子